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
父亲的自行车

时间:2019-07-05 观看 2355 次 加入收藏

父亲早年有一辆“双喜”牌、半旧的自行车。这辆自行车可是父亲的心爱之物,不仅时时刻刻把它擦洗得干干净净,不让它有一个泥点,一滴水珠,而且从不让我们摸碰一下。父亲骑着它赶集、上店、买菜购物、走亲访友、打拼生活……印象最深的是父亲骑着它给母亲抓药看病。

  母亲早年患有风湿性关节炎。那时生活贫穷,无钱去医院治疗,只能靠天天服用“强的松”、消炎痛之类的药物缓解疼痛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母亲的手脚肿抽成“鸡爪”型;膝盖肿得像扣了个小碗;胳膊、腿、腰弯曲如弓;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形状。母亲每天扶着小木凳,像“万里长征”一样,一步一挪地去几次厕所,其余的时间就成了“炕囚”。

  那时,父亲在乡政府工作。母亲是地道的农村妇女,并患有重病。本以为职业的差异和认知的不同等会让他们的生活不和谐,可他们的爱情生活非常幸福美满。

  父亲除了生活上对母亲百般地体贴和关爱,如特意给母亲买了台收音机,并教给母亲怎样开关调台,以解除母亲精神上的寂寥。除此之外,为了给母亲治病,父亲还千方百计地到处打听土方偏方。无论酷暑严寒,不管路途多么遥远,只要打听到偏方,父亲总是马上抄起自行车飞快地去抓药。因此,我们经常在睡梦中被叮铃铃、叮铃铃的车铃声惊醒。那声音穿过茫茫的黑夜,透着父亲的劳累与疲惫;透着对母亲的牵挂和疼爱;透着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向往;在沉寂的深夜显得那么急促、那么清脆、那么响亮、那么悦耳……啊!父亲回来啦!我们赶紧起来给父亲开门。父亲进屋后,将冰凉的大手伸进我们的被窝里,冰的我们浑身发抖。接着父亲从口袋里掏出糖果、蜜枣、柿饼子之类的小食品,分给我们兄妹四人。看着我们欣喜若狂地大快朵颐,父亲慈祥的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。然后父亲将专门为母亲买的柴油炉点着开始熬药。药熬好了,让母亲喝下去,父亲才上炕睡觉。

  另外,父亲还托人专门制作了一辆手推车和一个小木椅。只要闲着,就用那辆小车推着母亲到处赏景散心,以解除母亲的苦闷;有时需要载着母亲去看病,父亲就把那个小木椅铺上棉垫,用绳子绑在车后座上,让母亲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。那时没有公路,乡间土路高低不平、坑坑洼洼的,为了避免颠簸给母亲带来的痛苦,父亲就小心翼翼地推着车走。

  自行车蕴含着父亲“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”忠贞不渝的美好爱情;记录了父亲为母亲抓药看病的心血和汗水;记载着父亲对母亲无微不至体贴和关爱……

bki-20091009184607-303905059.jpg

  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我们慈祥善良的父亲早已驾鹤西去,那辆自行车也早已销声匿迹,但那无数个深更半夜、父亲为母亲抓药看病、“叮铃铃”、“叮铃铃”清脆悦耳的车铃声,时常在我的灵魂深处响起,让我倍感温馨,充满快乐。

马华起